林祖蔚//

我要潇洒 我要自由 我要没有一切烦心的乌托邦🌱

渐渐喜欢上独自在交通工具上独处的时刻
换个城市过中秋
来到另一个国度 哪里都没有家的感觉

Renfe上,对面坐着两位祥和的女士,在路程到了一半的时候她突然拿出笔在涂涂写写。那是一只花花状的笔,她每写一个字花就摆动一下。
啊,深深的戳中了我的萌点。
隔壁坐着一位全程办公的女士,桌子上摆着一部电脑,和,一堆信。
现在依旧不是个通过书信交流的年代了,大部分感情上的交流都是通过网络。
不禁很好奇,是她家人寄的嘛?她学生寄的?又或许是她远在通讯不便地方的朋友寄的?
啊,她到底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在翻阅它们。